来源:全球财说

  原标题:森马服饰拟出售亏损资产或涉利益输送,全球第二大童装梦碎一地 

  急于摆脱亏损资产的 森马服饰 (002563. SZ),公告仅一日便火速收到了深交所问询函。

  或涉利益输送?一地鸡毛

  7月20日晚间,森马服饰公告称,拟向股东森马集团出售全资子公司法国Sofiza SAS100%的资产和业务。具体的出售价格、交易时间等均未确定。

  公告显示,森马集团承诺,在持有Sofiza资产权益期间,Sofiza的资产将不会在中国境内开展新的经营业务或扩大经营原有业务,若违反承诺,所得经营利润或额外收益将无偿赠予森马服饰。

  资料显示,2018年10月,森马服饰以1.1亿欧元完成对Sofiza的收购,Sofiza拥有欧洲中高端童装企业Kidiliz集团100%股权。

  然而自收购以来,Kidiliz集团业绩一直不尽人意,甚至对森马服饰自身业绩形成拖累,2019年Kidiliz集团利润总额为-3.07亿元。

  森马服饰公告中表示,通过本次交易,公司将Kidiliz集团的资产及业务剥离,有利于降低公司经营风险,避免公司业绩遭受更大损失。

  重金收购仅两年,且此次出售涉及关联交易,仅一天时间深交所便下发关注函,

  首先,深交所要求森马服饰说明,本次交易对手方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,本次交易是否会形成同业竞争,从而是否会影响上市公司生产经营、是否具有解决措施及可行性、是否有利于保护上市公司利益。

  第二,深交所同样关注到了收购后短期内再次出售,要求说明出售Sofiza的原因及合理性,并结合近三年业绩情况说明前期收购Sofiza的决策过程是否谨慎。

  第三,深交所要求森马服饰说明与Sofiza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,说明出售Sofiza是否会形成控股股东资金占用或财务资助等情形。

  第四,对于森马服饰持有Sofiza期间向其投资总额,资金投入产生的效益是否达到预期深交所也提出关注。

  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,对于Sofiza进行大额投资在向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出售该资产,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情形。

  收购Sofiza,森马服饰志在成为全球第二大童装公司,外拓境外市场急于对标童装龙头Carter”s,没想到的是不到两年时间,一地鸡毛。

  外拓童装布局收购事宜疑点颇多

  再来看看森马服饰的业绩情况。

  7月14日,森马服饰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。公告显示,受新冠疫情的影响,公司境外业务亏损加大,下修业绩预告。

  2020年上半年,上市公司归属净利润预计为0万元-7221.06万元,较上年同期降幅高达90%-100%。

  此份业绩预告,较早前2020年一季度的业绩情况更加恶化。第一季度,森马服饰实现营业收入27.38亿元,同比下降33.51%;实现归属净利润1748.25万元,同比下滑94.96%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扣非净利润为-2591.31万元,实则在第一季度便已出现亏损状况。

  森马服饰成立于1996年,拥有以“森马”品牌为主的休闲服装,和以“巴拉巴拉”品牌为主的儿童服装品牌矩阵。

  早年间,森马服饰更多倾向于休闲服饰发展,近几年童装发展势头迅猛,已逐步超过休闲服饰的营收贡献。

  2019年,童装服饰实现营业收入126.63亿元,同比增长43.50%,占营业收入比重为65.49%;休闲服饰则出现3.64%的营收同比下滑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若剔除Kidiliz集团所带来的营业收入外,森马服饰原有巴拉巴拉等童装也为同比增长幅度为20.78%。

  《全球财说》查阅财报后发现,童装服饰成为业绩持续增长引擎外,也带动了森马服饰整体毛利率的提升。

  2017年-2019年,森马服饰毛利率分别为35.51%、39.78%、42.53%,其中童装服饰毛利率为41.52%、42.23%、42.23%,休闲服饰毛利率则为29.31%、36.98%、35.60%。

  除了巴拉巴拉品牌的内生孵化外,森马服饰还采取了更加快捷的方式在童装市场进行扩张。如与北美童装品牌The Children’s Place进行战略合作、与Coctree棵棵树的合资运营,以及对于Kidiliz集团的外部收购。

  2019年,Kidiliz集团业务并表收入30.24亿元,净利润亏损3.07亿元,集团旗下品牌店铺由782家减少至701家,对上市公司整体业绩形成了拖累。

  森马服饰解释称,Kidiliz集团业务发展不及预期主要原因包括三点。一是,欧洲经济环境不佳,经济增速不高,且法国社会环境不稳定,阻碍业务发展;二是,Kidiliz旗下各品牌发展参差不齐,部分品牌表现不佳拖累了主要品牌的业绩;三是,欧洲疫情影响相较国内更为严重,门店尚未恢复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2018年10月完成收购,仅仅一年时间,Kidiliz集团作为始创于1962年的品牌,业绩会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,究竟是森马服饰过于自信?还是管理不慎?抑或是对于收购根本没有勤勉尽责进行审慎的考量?

  急切成为世界知名童装品牌的诱惑过于强大,导致后果难以计量。

  业绩增速放缓一季度扣非亏损

  若将业绩不振,全部归于Kidiliz集团的亏损,未免有些“甩锅”之嫌。

  2019年,森马服饰实现营业收入19.3.37亿元,同比增长23.01%;实现归属净利润15.49亿元,同比下降8.52%。

  若剔除Kidiliz集团亏损影响,森马服饰营业收入为163.68亿元,同比增长9.68%;归属净利润为18.56亿元,同比增长2.43%。

  无论是营收增速还是净利增速,均处于放缓趋势,费用的激增正逐步蚕食森马服饰的利润水平。

  2019年,森马服饰销售费用为40.55亿元,同比增加57.77%;管理费用为10.29亿元,同比增加97.22%。

  线上销售增长幅度从另一个侧面说明,森马服饰业绩增长逐步吃力。2019年,上市公司线上渠道实现收入51.83亿元,同比增长27.00%,相较于此前增速放缓明显。2016年-2018年,森马服饰线上销售收入同比增长87.46%、40.14%、30.76%。

  年报中森马服饰曾表示,2020年将全面拥抱新零售,将休闲服饰品牌中心转移线上,开展社群营销,推进直播平台营销,开展KOL计划等。线上推广有利有弊,或对业绩提升影响细微。

  线下渠道方面,截至2019年末,除Kidiliz集团外森马服饰拥有直营门店907家,加盟门店8694家,合计9556家。

  疫情对于线下消费的影响,森马服饰暂未披露。

  对于服饰品牌,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增速放缓便是严重退步,在品牌快速更替、渠道推陈出新、追求性价比的当下,放缓的下一步或许就是淘汰,拉夏贝尔便是一个例子。

  森马服饰剥离亏损资产能否成功,业绩方面又将如何发展自救?《全球财说》将持续关注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悠然 SF104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