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DRG支付改革加快试点 医药产业面临大变局 辅助用药将加速退出“神坛”

  本报记者 张敏

  今年是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(Diagnosis Related Group,以下简称:DRG)医疗支付改革试点的关键之年。根据“顶层设计、模拟测试、实际付费”三步走的思路,DRG付费改革试点工作在2020年模拟运行,到2021年启动实际付费。

  7月9日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《关于推进医疗保障基金监管制度体系改革的指导意见》提出,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,加强医保对医疗和医药的激励约束作用。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发现,包括河北省邯郸市、四川省丹棱县、山东省临沭县等多地试点医疗机构已经开始推进DRG管理模式。

  据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了解,对于DRG支付还存在许多实施的细节尚存争议。但毋庸置疑的是,DRG将改变整个医疗行业的生态。

  “在行业过去在20年、30年中,医院习惯于只要有处方,只要有医嘱就有收入。但DRG实施后,医生的处方,包括各种检查用药用材等,都将是医院的成本。”望海康信创始人、CEO段成卉向记者介绍,DRG的实施带来的规则改变,让医院必须回归医疗服务本身,医院必须关心成本、医疗资源配置。在一个有限的合理使用的资源下,如何调动医生的配合与转变,改变医院的管理思维。

  不过,工银国际研究部医药行业总分析师张佳林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:“DRG目前正在加速,但考虑各省各市各医院的不同情况,以及医院是相对封闭的系统,我们觉得这块业务的发展和成熟还需要一定时间,同时业务模式等也需要来摸索。所以我们预期对于这些企业来讲,逐步试点还是当下的主流。”

  接下来三步走

  从1998年建立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制度开始,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的步伐从来就没有停止过,从按项目付费到按床日付费、按病种付费、按人头付费,再到总额预付。付费单元不断扩大,不同的付费方式下,医院和医保承担的风险不一样。

  其中DRG付费模式成为近来医保支付改革的趋势。DRG(Diagnosis Related Groups)全称为按疾病诊断分组,其一种以疾病诊断为主要分类轴、将住院病人进行分类和分组的方法。根据住院病人患病类型、病情严重程度、治疗方法以及病人个体特征、合并症、并发症、住院转归等因素,将患者分为不同的“疾病诊断相关组”,并以组为单位打包确定价格、收费、医保支付标准等。

  对此,百创资本研究部研究员肖春城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介绍,DRG是目前全世界公认的比较先进的医保支付方式之一。它的实施是势在必行,对医院的成本增长有一定的抑制作用,促进医院进行成本管控。还能有效降低医生大处方、大检查等行为以控制患者治疗成本。

  今年6月18日,国家医保局下发了《医疗保障疾病诊断相关分组(CHS-DRG)细分组方案(1.0版)》(以下简称《CHS-DRG细分组方案》),并要求各试点城市参考CHS-DRG细分组的分组结果、合并症并发症/严重合并症并发症表、分组规则、命名格式等,制定本地的DRG细分组方案,并在8月31日前向DRG付费国家试点技术指导组提交评估报告。

  据记者梳理,在一些试点城市,DRG支付改革已经驶入快车道。例如,7月1日零时,邯郸市医疗保障局DRG(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)平台正式上线运行。这标志着该市作为国家医保支付方式改革试点工作城市之一,在全国DRG付费方式改革试点城市中,率先启动DRG支付方式改革。

  国家医疗保障局疾病诊断相关分组(DRG)付费试点国家技术指导组成员、人大HTA与医药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丽莉介绍,国家医保版的DRG分组有3个步骤,第一步按照Icd(国际疾病分类)编码设置26个主要诊断大类,第二步,结合手术操作编码,分出了376个核心疾病诊断相关组。第三步结合并发症和病症、年龄因素进一步细分26个非手术操作组、363个内科诊断组。

  王丽莉表示,未来要采取多种措施保障DRG的落地实施。“第一步,各个地方首先用本地的历史数据来进行模拟测试。第二步做好基础数据质量的控制,为分组相关的数据来源做好质量保证,尤其是病案的质量的控制,确保医保基金结算清单各项指标真实准确可追溯。第三个工作是要完善DRG配试点的配套政策,来积极推进试点工作。”

  医疗行业大洗牌

  支付模式的改变,对医疗生态中的每一个环节都产生重要影响。

  望海康信首席专家兼研究院院长郭启勇教授介绍,只要支付模式改变,就相当于社会学上所说的蝴蝶效应,一个蝴蝶翅膀一扇将引起来飓风。医保支付模式的改变,将改变医生的诊疗模式、改变医院的管理模式,也将改变患者的就医模式等。

  森瑞投资董事长林存向记者表示,目前是对国内的30个城市进行DRG付费试点,DRG付费确实是控制医疗费用效果的一种较理想的方法,同时DRG付费总额打包后,大处方、大检查、滥用耗材这些都成为医院的成本,因此医疗机构的收入模式发生了变化。不仅能改变医生用药的考量因素,未来药品成本以及相关疾病的用药组合成为关键,也将成为企业在针对市场的时候去应对的点。

  肖春城向本报记者表示,这一政策对医药企业将带来一定的影响。“利好那些拥有临床药效确切且临床数据优,具有一定性价比的药品的药企。”

  “比如药企现有产品和正在研发的产品,都必须按照正规的临床路径去走。若不按照临床路径,那产品在未来分组里面将占不到优势。同时,不按照临床路径走的药品,医生不用,药品的销量也就无法保证。”肖春城向记者介绍,对药企的影响还表现在,DRGs付费的实施会让医院的“药占比”进一步降低,一些价格较高的药品将面临被价格较低的同类产品替代的风险,以往一些辅助用药将加速退出“神坛”。

  华辉创富投资总经理袁华明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DRG付费改革和带量采购等医疗体制改革举措是有协同的,这些改革措施的铺开落地,正在带动医药产业竞争新格局。从政策导向和行业变化来看,医药产业竞争在加剧,大多数细分领域都会走向少数巨头瓜分市场份额局面。除了利用创新药物来获取赛道机会的少量企业外,大多数中小药企会面临被淘汰和被并购的局面。

  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梁斌 SF055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